网站导航

中长篇鬼故事

2016-09-29 22:49:59  作者:轶事热点 点击: 评论:1

  

  chapter 9

  早上,我接到了邈的心理大夫陈大夫的德律风。

  “叶欣,我是陈大夫。今天能过来诊所吗?我有事和你谈。”

  “好的!陈大夫。”

  来到陈大夫的诊所,我们谈起了邈的病情。

  “他最近到我这里复诊,他和我说起他老是不太记得自己做过的工作。有人和他提起他的事,他也感觉自己好象底子没有做过。”

  人格割裂!这是我脑海里最早蹦出的字眼,可是我没有勇气说出来。

  “怎样会?”我说。

  “若是,我的判定没有过错的话,我想林邈已有了人格割裂的倾向。所以,他发病的时辰所做的工作,他是记不起来的。”

  “那末,他的这种倾向到底有多久了呢?”

  “多是方才才起头,也多是一向在暗藏。此刻还没有法子确定具体的病因和得病的时候。多是临时性的或者间歇性的。你最近最很多多少不雅察他。”

  ……

  分开陈大夫的诊所,我的心里感应疾苦,此刻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再细心当真地阅读一遍“小虫子”写给邈的信,来揣度邈是不是是在自己给自己写信。他是不是有割裂出来的另外一小我格。

  下课后,我回到邈的家。刚一进屋,我就闻到一阵工具烧焦的味道。我居然看到邈坐在桌边在烧着什么。我快步走曩昔,问到:“邈,你在烧什么?”而邈看到我也明显大吃一惊,一会儿神色惨白。

  “你在烧什么?你怎样了,邈?”我关心地问他。

  “在烧一些旧的信件,已没有效了,就烧失落吧。”邈的眼神是冰凉的。

  我看到了那些还没有完全燃烧完的工具,是邈写给小虫子的信,没错!是那些信!看着燃烧信件的火焰,我的头痛起来,我的脑中突然闪现出我看到过的那张庾蒂被烧死的照片。她的脸是无缺无损的,可是她的身体则被烧焦,她的死好悲凉。我仿佛可以听到她在大火中求救的呼叫招呼。

  几天,只有几天的时候,我发现自己就完全糊口在一个使人惊骇的世界里。我不止一遍地问自己,我为何要把我心爱的邈联想成一个反常杀手?小虫子的无从查找——许茹芸的歌《寄信人》——人格割裂的笔记,仿佛这连续串的假定都可以成立。

  chapter 10

  我的心一向处于矛盾状况,因为我其实是费解为何和邈有关的四个女孩都死了呢?若是真的不是邈杀了她们,那末又是谁可以和这四个女孩同时都有关系呢?到底邈的四个好朋侪的死只是不测,仍是有人蓄意谋杀呢?为何邈的行为最近愈来愈奇异呢?别的,小虫子究竟是谁,是确有其人,仍是底子就不存在这小我呢?

  这些天,因为邈的工作,我的表情也很欠好,我决议回我们家的故居住几天,趁便散散心。

  我们家的旧别墅固然不像林邈家的谁人那末设计怪异,可是靠海,并且装修简单,很是宜人。自从掉忆回国后,我仍是第一次在这个体墅里住呢。爸爸老是很否决我住在这个体墅,要不是我趁爸爸不注重的时辰偷偷配了这个体墅的钥匙,我是一定进不来的。

  这个小别墅公然可爱!我来到书房,看到书房里真的有很多多少很多多少的书噢!并且,有良多关于心理学的册本,还有一些推理小说,什么《福尔摩斯探案集》啊,《艾伦·坡故事集》啊。真没想到爸爸也喜好看这种书啊。我很好奇地摸摸这儿,碰碰那儿的。突然,我碰着了书桌上的台灯的一个按钮,遮住半面墙的书架就从双方分隔了!书架的后面居然有一个门!我有些好奇,同时也有些惧怕,看来,不但是邈的故居结构怪异,连我们家的故居也是“机关重重”呢。

  打开门,我走了进去,起头是一片黝黑,我好象突然碰倒了什么工具,是瓶子倒地的声音!我返回到门口,找到一个近似于开关的工具,这个暗室的灯突然亮了起来,我又去找谁人被我碰倒的工具,在一个桌子的下面,我细心一看,原来——,天啊!原来是一个透明的玻璃瓶里装着两只用药水泡着的眼睛!我吓得一会儿把瓶子扔在了地上!

  我逃也似地从我家的旧别墅里跑了出来。我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:我看到了两只人的眼睛,对,没错,是人的眼睛!

  坐到公园的长凳上,我仍是不敢相信我适才看到的一切。我起头思考,对了!眼睛!夏之焕不是在临死前被凶手活活挖失落双眼吗?我是怎样了!竟然联想到了夏之焕的眼睛!可是,那对眼睛为何会呈现在我们家的暗室里呢?莫非——,莫非——,爸爸,他?

  固然我仍是提心吊胆,可是,我仍是折了归去,把我适才弄乱的一切都清算好。我转念一想,爸爸是搞整形美容的专业大夫,在暗室里发现人的眼睛标本或许是层见迭出的。

  我又搬回到黉舍来住了,我的脑壳底子就没法恬静下来。我终于仍是不由得打了德律风给爸爸的助手纪晓锋大夫,我老是叫他纪哥。

  我和纪哥来到一个咖啡屋,我今天的目标就是想明白爸爸这些年到底在从事什么研究。

  “其实,叶教员这些年来,一向在忙于一项研究,就是若何连结住女人的芳华。他翻阅研究了大量的资料了,也做了良多临床尝试,还剖解过良多少女的尸身。”

  “那都是关于什么呢?我的意思是爸爸需要哪些具体的尝试材料吗?”

  “好比少女的头发、脸部皮肤、眼睛等等吧。”

  ……

  当我终于竣事了和纪哥的谈话以后,我的心俄然感应繁重。其实,自从看到那双藏在我家暗室的眼睛以后,我就一向在回避一个念头,就是:我思疑,爸爸在操纵真的人体做尝试。尤其听了纪哥的介绍以后,我就加倍思疑,爸爸是用真的少女器官在做尝试。

  我不明白我是怎样了!我怎样会起头思疑我身旁的每个人呢?并且这些人都是我最在意的人啊!究竟是怎样回事呢?小虫子,邈,爸爸,到底他们谁才是凶手呢?又或者他们都不是,只是我的神经敏感罢了。

  我去了爸爸工作的病院,那天恰好爸爸出差了,不在病院。我想起了关于方旋笛和庾蒂的报导。没错!报导上显示她们两个都曾被送入过仁理病院。我想起来了,米楚自杀那晚也是被送入仁理病院的。三个女死者都被送入爸爸工作的这家病院,并且我又在故居发现了人的双眼。若是,假定,那双眼睛是夏之焕的,那末和那四个女孩子都有关系的人就不止是邈一小我了,还有爸爸!

  这时候我的头痛欲裂,在恍忽之间,我仿佛看到一个模样丑恶的小女孩儿在拼命把自己的头往墙上撞,不断地撞,直到鲜血淋漓……

Mobi.Okinfo.Org/原文链接:http://mobi.okinfo.org/DuShu/4313.html
Mobi.Okinfo.Org/标签:中长篇鬼故事,中篇鬼故事,长篇鬼故事
Mobi.Okinfo.Org/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
查看更多评论(1)
Mobi.Okinfo.Org/推荐阅读